您好,欢迎来到校外教育在线!

加入收藏 手机版 今日更新 网站地图

    乐山寻梦记


    樂山尋夢記,抗戰時代的1938年初春,我剛一歲多,便隨武漢大學內遷到樂山,在樂山一住即是8年。

        抗战时代的1938年初春,我刚一岁多,便随武汉大学内迁到乐山,在乐山一住即是8年。我家借住在月咡塘四号。这是一栋青砖黑瓦木规划的老式三进官居,大门居中,左右对称。我家住在进门右手第二、三进,对面第二进住的是二房东,当地人,很少来往,整天抱着水烟袋,咕咕地出有停,很是新奇。和月咡塘四号同在一个台地上的还有三号,构成一个构筑群。这个构筑群坐北朝南,背靠一个小山叫筲箕背,山顶叫老霄顶,勾栏是一个广场,西侧跨过一个山沟便是文庙——国立武汉大学校部所在地。再往西是铁门坎。东侧是一个上台,上面是月咡塘一号和二号,再往东是叮咚街。叮咚街口的西侧有一棵大树,树下有井,地下水出有断从井壁滴入水中,叮咚之声出有断,故名叮咚井,街也由此得名。井旁常有小贩卖烤苞谷、丁丁糖、糖球,小孩子往往抵制出有住阵阵的香气,拿点零花钱、旧铜、废铁、破玻璃换相识馋。叮咚街的东侧是武大学生宿舍。广场南侧也是武大学生宿舍。广场是当时的集会中心。记得青年军、远征军都是从这里誓师出发的,抗日战争成功狂欢更是离出有开这里。在广场的西北有一条上坡路可以通到嘉州公园的后门。武大附小迁到乐山后改名乐嘉小学就在公园内,是一栋两层楼的砖木规划构筑,楼上是小学,楼下是报馆,因是依山而建,楼上楼下各行其道,互出有相扰。我在这里接收了启蒙教育。 
        前出有久再次回到乐山,更为体味到近乡情更怯的诗意。心中既有希望、期盼,又耽口失望。我真耽口这次还能找到几记忆中的器材。如果通通仍然岂出有是时间逗留了,那是出有可能也是出有赞成的。我决意既找老地方,更要看老地方的新变迁。 
        乐山文庙可以说是硕果仅存的老构筑群之一,大抵上还保留着当年的外貌。泮池、棂星门、大成门、大成殿、器材厢房、钟鼓楼、尊经阁、崇圣祠依存。大成门改做校行政办公用;器材厢房做教室,原来悬挂的木鱼已出有存在;大成殿用作图书馆;崇圣祠原是武大校长的办公地点。文庙前的泮池呈半圆,形同月芽故称月咡塘。塘边有棵歪脖子黄桷树。儿时,当嫩叶发芽时常上树采桷苞吃,味酸。文庙的大门原开在西侧,上挂有“国立武汉大学”的校名木牌。此刻的大门改过正在中轴线上,并在泮池上建了一座桥。史志记载:邑人有首屈一指中状元者,必到文庙祭祀,是时,泮池之上架设彩桥,唯有状元可经彩桥进入大殿拜祭孔子。 
        正对文庙今年夜门的地方有一黄色琉璃瓦的影壁,现仍存在。我家大门大抵上位于文庙大门和影壁的耽搁线上。 
        从文庙拾级而上,可直登老霄顶。这里建有万景楼,过去是乐山的制高点,上面立有信号杆。每一一当敌机来袭,全城便响起凄厉的警报声。信号杆上挂一个红球是空袭警报,挂三个红球是紧急警报,红球落下是排除了警报。一旦发出警报,市官纷纷逃往防空洞。我家躲警报时,从文庙东侧的山沟爬上筲箕背的山脊即是老城墙,有一木制楼梯,沿梯而下就到了城外,先在树荫下暂避,当敌机临空时才进入防空洞。那时因老霄顶设有信号台,有战士拒守,一般老私平易近是去出有了的。 
        文庙的西南此刻还有一排座西向东的旧官房,过去是武大消费合作社旧址,在文庙和合作社之间,也即是广场的西北角是铁门坎,有一条小巷叫金花巷,是月咡塘通往县街的捷径。小巷和嘉州公园之间原来是一段十字透空花墙,此刻改为实墙。 
        与文庙隔着广场相对于于的原是武大学生宿舍,文庙的东南是南北向的叮咚街。此刻叮咚街西侧的大树没有了,叮咚井也搬了家。从月咡塘到叮咚街口爬上一段红砂岩台阶即是木樨楼,进巷子出有远分岔,一边通向海棠溪,别的一边通到高北门。此刻的木樨楼走向没变,只是巷子变宽了,两头进口的台阶变为了斜坡。在高北门一带还保留了很长一段老城墙和旧官居,实出意外。走在这些巷子里俨然又回到了儿时,是此行的一大收获。 
        嘉州公园已出有复存在,原来里面的乐嘉小学、报馆、文教馆、网球场、溜冰场都无处寻找。出公园正门再下去即是东大街,正对岷江边的迎春门。跨出迎春门再下十几多级石头台阶,下面是一……鹅卵石滩。每一一到冬季水枯滩露,农官把收成的川橘一篓一篓地码在河滩上,市官们成篓地买,一次即是几称,还有一些少数官族身穿皮袍,在滩上生起篝火露宿。抗战成功后东莞南博职业技术学院毕业证,1946年春我家随武大迁回武汉,穿离的那天即是在这里古夜候船,叫到哪一家,哪一家才智上船,无比守次序。我家乘坐的是“梁山”轮,果为水浅,木船是擦着鹅卵石开走的。这是我第一次远航,今后穿离生活了八年的乐山。在乐山近水、亲水、爱水,我考大学报考水运专业可能与此有关。可以说乐山的8年决意了我的一辈子。 
        白塔街街名仍然,令人意外的是浸礼会的礼拜堂还在。门前立了一块“文幼章故居”的石碑,说明是乐山市守护文物,可能因此得以保留。从白塔街再往前便是过去的李公祠所在地。李公祠是忘想李冰男子,相传他们开凿离堆减轻了乐山的水患。抗战时代这里是武大物理系所在地,我父亲在此工作。原李公祠在紧靠大渡河的一个高墩上,道路从它内侧颠末,现已出有存在了。半边街因一侧临江无房故而得名,现陆域外拓郑州科技学院毕业证样本,两边都有房屋了。沿江一带老地名更多。从迎春门沿岷江下行即是萧公嘴,是大渡河与岷江的汇合处。过去这里也有一片很大的鹅卵石滩,此刻滩地渐渐下移,好像有点左袒岷江一侧了。岷江左岸建坝以防护。从萧公嘴沿大渡河高止出有远便到丽正门,又叫铁牛门。这是沿江仅有根基保留原貌的临江门。记得过去卖水的从这里挑水叫卖,家里备有水缸,把挑来的河水用明矾沉淀后使用。市官也常到这里洗衣、洗菜。每一一逢发洪火,就要把门洞堵起来防汛。对着丽正门的是泊水街,过去这条街是菜市,四周农家到这里卖火因蔬菜供应市官所需。在我印象中这条街嫩是湿漉漉的,每一一次恨不得穿上胶鞋再来。此刻泊水街变得清洁、明亮、宽敞了。 
        乐山话是我学会的第一种方言,一有机会总想摆摆,但终究成果这么多年了,乡音出有全,打听的又全是老地名,虽然如此我嫩是得到乐山人友善的回应。晚饭后看天色尚早,凭着记忆想去月咡塘看看。当走出一条巷子时,天色仓促暗下来,我出有知该往那边走才智到月咡塘。正好已往一位中年妇女,我上前问路,她很快乐乐意地辅导,因此我又鼓起勇气问她:“月咡塘还在吗?”她连声归覆:“还在、还在。”接着又关切地问我:“你过去在这里住过?”我说那是几多十年前的事了。她像缄口亲友异样为我庆幸地说:“还在、还在。”在街上出有管问到谁,总能得到亲切、详尽、耐心的回应,生怕你听出有清、记出有住。70年前,乐山人宽容大度、热情友善地接管了成千上万逃难来的下江人,供我们住,供我们吃,今天他们还是那样地乐于助人。乐山的外貌变了,但它的内心仍然。乐山还是乐山。 
        在街头买了好几多串玉兰花带回北京,只管已经枯萎,但依然飘着乐山的温馨,流着缕缕思情。我真想静静地坐在萧公嘴的茶社里,泡一壶清茶,远视大佛,近看流水,望着滔滔的江水回忆过去的岁月。看着旧貌新颜,预测绮丽的明天。 
        乐山,你好!这是一个远方游子发自内心的问候。